【德瑞 BTP】06/01:找碴的小蜜蜂
2007/06/07 4:17 pm Deray

趕路的卡車司機,一直到凌晨都有人入住在這間星星旅館,本來空曠的內院,半夜爬起來看星星的時候已經停滿了各式大卡車。真感謝老闆沒有找其他司機跟我擠一間房,因為司機們都是在比賽誰打呼比較大聲的,讓我安穩的睡了一個好覺。

※        ※        ※

早上六點多準備要趁著天氣涼快出發,想在星星峽吃過早餐再走,但是除了我是醒著的,整個城市都還在睡眠當中。

店家都是關門的,也沒有人在賣早餐,要七點過後才會開始有人做生意,我不想枯等到七點,今天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趕。

早上這一段風勢比較小的時間就是能不能趕完兩百公里路的關鍵,如果中午以前能夠騎上一百公里,那下午就算風勢轉強,慢慢撐著騎的話,天黑前應該也可以到的了哈密,只是會累的像條狗就是了。



星星峽在睡覺,美味可口的早餐又沒有著落了,裝滿開水之後,告別了這個小地方,開始前進吧。



今天的「單車早餐」菜單是,三顆橘子、半包花生、幾把葡萄乾,將近中午的時候又吃了一根大熱狗,配著數量不多的開水,再怎麼省著喝,如果路上沒有補給,要一路騎到哈密是不可能的,大概中午的時候就會喝光光。



從星星峽出發,在抵達哈密之前,只有一個叫做駱駝圈子的地方有吃喝住,其他都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。

還沒出發的時候,我看著地圖,發現在這一段路一百五十公里的荒漠當中,出現兩個地名,苦水和煙敦。



「既然有地名會標示在地圖上,那應該就表示這邊有人煙吧?」這是當時我的想法,等實際騎經過這些地方,等著我的只是一個路牌,什麼都沒有,一樣的沙漠、一樣的乾渴、一樣的漫漫長路。



戈壁灘這個名字我很喜歡,聽起來就很充滿想像力,明明是沙漠為什麼要稱為「灘」呢?看著高低起伏的沙漠,有時還能長著一些植物,有時則寸草不生,一片死寂。

我都把這片景色像想像成是古代浩瀚無邊的海洋,但是如今已經乾枯,所遺留下來給後人的只剩下它曾經美麗的名字。

當然這只是我的想像啦,這邊可能億萬年來都不曾是海。



我喜歡看著貧破的東西、荒蕪的景色,這樣可以幫助我思考,什麼東西是真正需要被重視的價值。

一路上看到很多中國人住的老舊房子,在大都會地區,這些房子連廢墟都稱不上,連棟狗屋都比它還豪華。但是在這房子裡頭確實蘊含著生命的力量、親情的溫暖,人需要多好多舒適的房子,才能讓它像是一個「家」?

又或家的定義不在乎房子的好壞,而是居住在房子裡面的人,所帶給這棟房子一個像家的感覺。

※        ※        ※

幸運的時候可以淋浴洗熱水澡,有時候在小地方則連個水龍頭都沒有,得拿著臉盆去水缸舀水擦身體。人類所追求的生活的舒適程度,又是怎麼樣才叫做享受呢?不斷提出和被滿足的物慾,只會造就更多物慾的需求,而鮮少有滿足的一天。

相反的,貧困的環境下,一點點稀鬆平常的生活物質,但卻顯得無比珍貴。用手扭開水龍頭所得到的自來水,跟用手拿著勺子舀著水缸中不知從何取來的清水,那感受是截然不同的。

※        ※        ※

房子跟水,只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感觸,我每天騎單車的時間平均都在十個小時以上,用緩慢的速度騎過這片大地,讓我感觸最深的,就是這片大地的面貌,時而翠綠、時而荒蕪。

有時生意盎然、有時一片死寂,連大聲喊叫的聲音都被吞噬在空氣中那樣的死寂。

哪一種環境是人類所追求的?

這答案很明顯,只要有綠意的地方,就會有人跡,反之,當我騎乘在荒漠當中,幾百公里沒有看到一棟房子,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。

我們能選擇自己住的房子要多高級、生活的享受要多舒適。那我們是不是也能選擇自己所居住的地球可以更加的充滿生命力。



一個人的力量很小,但很多人集結起來的力量就不容忽視,人類既然有本事破壞地球的環境,那就拿出一點責任心來,讓它恢復原貌。再這麼下去,將來不論住在多高級的房子裡,門一打開全是荒蕪的世界,水龍頭扭開流出來的只有沙子。

多美麗的海洋,都有可能只留下一個令人懷念的名字,但是放眼望去,全是像這樣的面貌,沒有任何生命能存活在其中。趁我們還有機會做出選擇的時候,有能力做點改變的時候,一切都還不算晚,領悟永遠比後悔來的可貴。



※        ※        ※

沿著 312 國道,是一條正在修建當中的高速公路,預定明年完工,從星星峽通往哈密的快速路線。

一路上看到很多在沙漠中辛苦修築的工人,先對我大聲吆喝一下,引起我的注意,然後跟我揮揮手,我也會和他們打招呼問好。

既然有工人,那勢必有工寮讓他們休息,期盼著自己能夠在像雙塔水庫那樣,遇到沙漠中的商店。



無奈這一路上什麼都沒有,風勢隨著氣溫的高漲,也逐漸增強。

在中午時分,只剩下半瓶水,這已經是相當省著喝的結果,好消息是,果真在中午的時候就騎了一百公里的路。看來今天騎到哈密有望,只要我別渴死在沙漠中的話...



找了一間沙漠中的工寮騎著小多過去,要是什麼都沒有的話,我的損失也只是多騎這幾百公尺罷了。

進入工寮看到第一個人就問他這邊有沒有賣點喝的東西?



這一個我看到的第一個人,就是整個工程單位的領導,也就是這裡職位和權力最高的人… ~_~

他說這邊沒有賣東西,轉身進去房舍裡面,出來就遞給我一瓶綠茶:「天熱,很渴吧。這個拿去喝。」



我的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,被邀請到領導的辦公室坐著休息喝飲料,他正忙著監督各地來的工人良莠不一的施工品質。

在他繁忙的空閒之餘,又跟我補了一句話:「等等留下來一起在食堂吃個飯吧。」



為什麼我總會幸運的遇到那麼多好人,不求回報的幫助一個遠方來的陌生人,換來的只是幾句謝謝。

我拿出三個空空的水瓶,趁領導不忙的時候,問他哪邊可以裝開水?在工寮外面有一個大儲水槽,旁邊有一個不停加熱的小爐子,那個隨時扭開就是熱開水了。



大水槽的旁邊養著一隻大黑狗,一開始沒發現牠,後來看到的時候嚇一跳,還好牠不會咬人,只是看守著而已。

將三個水瓶都裝滿滾燙的開水,瓶子都變的軟趴趴的,放在陰涼處讓它變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