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德瑞 BTP】09/12:這裡沒有英雄
2007/09/14 12:35 pm Deray

冷颼颼的半夜四點,在沒有換衣服的情況下用睡袋直接包裹著,離開睡袋之後也沒有多的衣服可以添加保暖。

在漆黑的夜裡吹著刺骨寒風,小多的把手全都是凝結的水汽,握起來的感覺好冰冷。

水壺裡的水很珍貴,此刻依然倒出了一些沾溼毛巾,用冰冷的水將臉胡亂的抹過,這樣又代表洗過了一次澡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繁星點點的夜空下,我站在硬實的地上,感覺地面在晃動,身體的重心一直往右後方傾倒,就像喝醉一樣,站都站不太穩。

不過是熬夜寫個遊記而已,後遺症有這麼嚴重嗎?

等等我還要騎車上路呢,這樣沒問題吧。

站不穩不代表不能騎車,騎車只要腳能夠踩下踏板就行了。



黑漆漆的夜裡,確實是伸手不見五指,月亮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,想用星光照明的話,我得去找一付夜視鏡才行。

從後方經過的車輛可以給予短暫的時間看清楚路況,從前方駛來的車輛,刺眼的頭燈則讓眼睛有暫時失明的感覺。

除了汽車的大燈照明之外,所仰賴的還是小多的車燈,在亮度有點勉強的情況下,連手電筒也拿出來跟著一起照路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睡了好幾次公車站,整個晚上都在聽汽車呼嘯而過的聲音,睡到有心得之後歸納出一個結論,凌晨三點~六點這段時間是車輛最少的時候。

四點出發的我,只要小心一點,不要自己騎到砂石地上或是坑洞中摔個狗吃屎,安全性大致上是無虞的。

我很相信不會被車輛給撞到,在黑夜中駕駛人能夠辨識我的只有車尾的紅色小閃燈,但效果出奇的好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遠遠的就聽到後方有車輛開過來的聲音,可以準確的猜出是大卡車還是小轎車,接下來就是遠燈照明、減速、間隔很遠的繞過我、加速開走。

若是對向正好也有車輛開過來,導致後方車輛無法變換車道繞過我的話,駕駛人就靜靜的跟在後面,直到適合的時機才開過去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每次一有車輛要經過我,嘴裡就默念著「撞不到~沒事~撞不到~放心~撞不到~別怕」

最擔心的還是自己騎到跌倒,即使後方的車輛會閃避我,我還是儘可能的靠著路邊騎車,所以很容易就騎在佈滿砂石的路面。

漆黑的夜裡視線很模糊,當東西出現在車燈照明的範圍內,我只有短短的一秒鐘可以分辨那是什麼?要不要閃?

*        *        *

感覺嘴巴很乾渴,喝水也沒有效,並不是真的口渴,而是因為摸黑騎車太緊張,壓力太大所導致的口乾舌燥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晚上的時候看到路面上那些被壓扁的松鼠、刺蝟,還有路面上反著紅光的血漬跟碎肉,感覺比白天要恐怖十倍。

不時按著手錶的背光照明,想知道現在幾點,越查看時間彷彿就過得越慢,還以為撐到六點天就會亮,但是並沒有。

一直等到六點半左右,遙遠的地平線才漸漸有了光暈,終於撐到天亮了。



每天要是能看到日出,我都會跟自己說,太陽升起來的那一邊,就是家的方向,一點也不遠,就在地平線的那一端而已。

看見日落的時候,不論身處旅程的那一段,也跟自己說,太陽落下的方向,就是終點,不過是觸手可及的距離,快到了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黑漆漆的夜晚一點一點地有了亮度,自己正處在黑夜跟白天的交界線上,能在遼闊的大地上感覺日夜的變化是很奇妙的感動。

太陽還沒冒出來之前,天空中有著美麗的雲彩,像是絲帶般盤踞在空中,雲彩被陽光染成繽紛的色彩。



即使在趕路的我,依然停下了腳步,靠著小多駐足欣賞這美麗的景色,一整個晚上沒睡,換到一個美麗的日出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夜晚騎車當然不可能還帶著太陽眼鏡,這樣不如閉著眼睛騎比較徹底一點。於是乎我戴上一般的眼鏡,將太陽眼鏡掛在最前面的包包上,之前都這麼掛也沒看它掉過。

等太陽爬出山頭,已經是早上七點之後的事,就是今天了,在太陽爬到頭頂之前,一定要騎到巴黎。



準備換上太陽眼鏡騎車,戴一般的眼鏡看起來會變得呆呆的,這時才發現太陽眼鏡已經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去了!?

*        *        *

我的老天爺,同樣一款的太陽眼鏡,已經被我弄丟兩副了,不知道是那一段黑漆漆的路面給震掉了,要回頭找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心痛加不捨也挽不回再度遺失的眼鏡,只好戴著一般的眼鏡騎車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太陽冒出頭的時候,正好將可以騎的 N4 路段全部都騎完,接下來同一條路就變成汽車專用道,同時這也表示巴黎快到了。



轉進 D231 一路跟著巴黎的牌子走騎, A4 是進入巴黎最快的道路,但高速公路自行車不能上,只好繞著大巴黎一路轉進小巴黎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巴黎是一個很大的都會,比較知名的就是小巴黎,包圍著小巴黎的則是超級廣大的巴黎。



兩年前我從東南邊騎回來,光是要騎進市中心就讓我淚灑大巴黎,整個路線也太複雜了吧。當時怎麼也騎不進小巴黎,最後硬上 A4 高速公路才騎到終點,這次不想再重蹈覆轍。

換從東邊騎進巴黎,一路上跟著巴黎的牌子走,看到它變成高速公路之後就算進入大巴黎的範圍了。



*        *        *

凌晨四點開始騎車,早上九點的時候竟然就抵達了大巴黎的範圍,速度之快令我感到訝異!

看到河就覺得是塞納河,看到房子就覺得是羅浮宮,搞不清楚身在何方,但是已經很有終點的感覺。



*        *        *

進入城市之後,地圖已經完全派不上用場,東鑽西繞的避開所有禁止自行車通行的路段。

同時這也是最快通往巴黎的路。



兩年前在相同的處境下迷路的很哀怨,看著摩托車都可以騎,為什麼自行車不行?

所以就硬上這條 A4 高速公路,舊地重遊,不相信自己走正常的路會騎不進巴黎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看著高速公路沿伸出去的方向,然後尋找差不多的替代道路,穿越一個又一個的區域,一點一點往中心區域移動。



又看到了河景,這並不是塞納河,就算沿著河畔一直走也到不了,真慶幸自己這次有帶指南針,沒有它還真不曉得該怎麼騎進巴黎。



*        *        *

感覺自己正在往對的方向走,但是沒有任何的證明,遇到拿著地圖的人就去問一下路。

巴黎的觀光客超多,路上隨處都可以看到拿著地圖在找路的遊客,這位大叔也是,手上這一份是大巴黎的地圖。



非常實用,但花錢去書報攤買的話一份要十歐元,現在沒這個預算可以花。

老伯手指著的地方,那塊粉紅色的範圍就是巴黎市中心,已經不遠了,只要再往西邊騎一段路,看到塞納河之後沿著走即可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附帶一提,當我問大叔說巴黎鐵塔在哪,他跟我說從這邊騎車過去很遠呢,還有好幾公里的路。

我篤定的回答「不遠~一點都不遠。」

*        *        *

多虧老伯的地圖指示,很順利得進入了巴黎,這一路上只要進入比較大的城市,我都會在入口處的牌子照相做紀念。



這些照片首推這一張最有紀念意義,終點的巴黎,我穿著藍白拖騎了一百公里來到了。

臉上的太陽眼鏡遺失,只好露出真面目拍照,一整晚沒睡的結果,臉色有點黯淡,興奮跟疲憊感交集著,像拔河一樣。

一個要將我推倒,一個則是迫使我踩下一次又一次的踏板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連續騎一百七十公里,坐在加油站休息六個小時,不把握時間睡覺還在寒風中寫遊記,然後繼續騎了一百公里的車。

站在地上感覺依然是晃晃悠悠的,騎車還勉強可以保持平衡,坐在小多上腳踩著地也很晃,我抓不到平衡的感覺。

好像東南西北都有地心引力在作用著,稍微一不小心整個人就會連同小多摔倒在地上,時速零公里摔車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既然身體快撐不住了,那就趁著燃燒殆盡之前騎到終點吧。

這條河,它真的是塞納河!



進入巴黎了,找一條車水馬龍的橋過河,然後沿著塞納河向西走。

夢想著這最後的一段路已經想了好久,終於快要到了。

*        *        *

河畔邊依然都是小販,什麼東西都有在賣,我對巴黎一點都不熟,只有兩年前來過一次,因為騎自行車的緣故,很多地方都沒進去參觀。



*        *        *

市區內的單車道就好騎很多,相較於郊區來講,這邊簡直是自行車的天堂。



比照台灣,不要用交通繁忙做為藉口,世界上一流城市的首都,不論是巴黎、莫斯科、北京、華沙,都有規劃良好的自行車道。

這些國家能做到,為什麼台北不行,甚或是,為什麼台灣不行?

尊重自行車騎士的權益,不僅僅是嚴格取締違規、自行車強制烙碼、強制戴安全帽這些措施,這對於騎自行車的人來說只是限制而不是幫助。